qqqpbg
-头部背景图

寻祖的刘强东,被挖祖别再来坟的潘石屹SONY),说说那些大佬们浓浓的乡愁

  • 编辑时间: 2018/1/14 5:28:38
  • 作者: Θ冠县海王星娱乐Θ

20170808-aaf4c8ab92589ce9_600x5000.jpg

(原标题:甘薇晒”亏空“账本,但贾跃亭入账400亿却有百亿的去向仍是谜)

杨佼

按照甘薇的这一说法,贾跃亭不仅未能从这些入账资金中收益,反而有20余亿元的亏空。然而,通过对公开资料的梳理,外界发现贾跃亭个人近几年的资金账本,可能与甘薇所言存在巨大出入,巨额资金去向仍然是个谜。仅仅是减持资金,实际数据就与甘薇的说法存在较大差距。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6月到2017年1月,贾跃亭减持乐视网套现117亿元,加上乐视非上市系转让乐视影业等企业股权,亦套现42.6亿元左右,两者合计159.6亿元。

第一财经根据公开数据测算,2014年以来,加上贾跃芳减持所得,贾跃亭通过减持、质押、关联交易、挪用资金等手段,入账资金至少400亿元,支出则至多270亿元,有约130亿元的巨额资金盈余仍无明确去向。

减持、转让套现182.6亿,质押超百亿

1月2日,贾跃亭通过个人公众号,发布了对北京证监局此前责令其回国解决问题的回应,声称已委托甘薇、贾跃民全权代行上市公司股东权利和履行股东责任,并称会竭力清偿债务和消除影响,配合上市公司解决债务问题。随后,甘薇在微博上发布了上述内容。

贾跃亭从乐视减持、其他方式获取的资金,主要来自减持乐视网、股权质押、关联交易等三个重要部分。

根据公开披露信息,2015年5月25日,在乐视网股价达到顶峰实际,贾跃亭抛出了一份巨额减持方案,计划共计减持1.48亿股股票。当年6月1日到3日,贾跃亭以约71元的均价,减持乐视网3524万股,共计套现超过25亿元。数月后的10月30日,贾跃亭第二次减持,涉及数量为1亿股,减持金额32亿元,两次合计约为57亿元。

贾跃亭的第二次大规模减持,发生于2017年1月乐视总额168亿元的融资之时,通过转让乐视网股权套现金额超过60亿元。去年1月,是融创旗下的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下 称“嘉睿汇鑫”)携150亿巨资驰援贾跃亭,并以每股35.39元的价格,受让贾跃亭持有的乐视网1.7亿股,总对价为60.41亿元。

然而,加上转让乐视致新、乐视影业股权所得,贾跃亭套现金额远不止此。入股乐视网时,嘉睿汇鑫以10.5亿元的价格,接手乐视控股将所持乐视影业1.26亿元注册资本;第三部分,是嘉睿汇鑫以26.5亿元的价格,受让鑫乐资产管理(天津)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对乐视致新的4417亿元注册资本,而前者也是贾跃亭的关联方,两者合计为37亿元。

另外,贾跃亭的乐视非上市体系还通过出售资产获得一定资金。根据融创中国2017年8月披露,当年3月,融创下属公司分别以2.2亿元、3亿元的代价,收购了乐视投资、上海隆视各50%股权。

由此可见,2015年6月份到2017年1月份,短短一年半时间里,仅仅减持、转让乐视网股票,贾跃亭先后累计套现金额就已达到117.4亿元。如果加上上述转让乐视影业、乐视致新等部分股权套现金额,贾跃亭所获资金就已达到159.6亿元之巨。

如果加上贾跃芳减持所得,贾氏姐弟套现规模更为巨大。公开信息显示,2014年1月到2015年2月,贾跃芳累计减持乐视网5000万股。按照减持时间测算,贾跃芳套现金额亦达23亿元左右。贾氏姐弟仅减持、股权转让便已套现182.6亿元。

减持套现之外,股权质押是贾跃亭变相套现的另外一大渠道。根据Wind资讯统计信息,2013年以来,贾跃亭共办理36笔股权质押,其中明确解押的仅15笔。经梳理统计,截至目前,国开、中信证券、国信证券、海通证券、东方证券、中泰证券、西南证券、民生银行与贾跃亭均存在股权质押,未有明确解押公告。

质押数量最多的一次,是在2015年10月26日,质押数量为5.17亿股。而截至目前,贾跃亭持有乐视网10.24亿股,已质押10.2亿股。这是2017年乐视网10:10送股除权后的数据。

2015年10月,贾跃亭大规模股权质押时,乐视网均价一直处于53元上方。第一财经此前曾报道,贾跃亭2012年、2013年发行的信托计划,初始质押率不高于40%。据此计算,仅2015年10月质押的5.07亿股,就可融资100亿元以上,与甘薇的说法出入较大。

关联欠款+挪用超百亿

高位套现、股权质押只是贾跃亭套取资金的部分手段。贾跃亭所控制的乐视非上市体系,也通过关联交易、资金占用等方式,从乐视网大量抽血。

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乐视网的应收账款达到 86.86亿元,同比增加 158.51% 。到了2017年9月底,这一数据已激增至97.4亿元,比去年底增加了近60亿元。

在这些应收账款中,来自关联方的部分占了绝大多数。数据显示,2016年底,乐视网关联方应收款余额38.02亿元,占比 43.77% 。而2017年6月底,关联方应收款余额52.4亿,占比高达51.85%。

除业务上形成的应收账款,关联方资金占用是更直接的手段。2017年三季报显示,截至去年9月底,乐视商务、乐帕营销、乐视手机电子商务(北京)有限公司、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等四家企业,分别占用乐视网2.43亿元、8796万元、122万元、5282万元资金,占用资金金额合计3.85亿元。

根据2017年半年报数据,截至去年6月底,乐视网向关联方拆入资金共计约1.4亿元,拆出资金则达7.2亿元左右,净拆出约5.8亿元。

非上市体系对乐视网形成的应收款、资金占用,目前具体规模不得而知。即便按2017年中报数据计算,合计金额也高达62亿元左右。而1月2日晚间,乐视网公告称,公司一直持续推动与非上市体系的债务问题处理,但截至目前,尚未就解决意向形成可执行的实质性方案。

引入股权融资,对乐视非上市板块更为重要。2014年9月,乐视影业获得3.4亿元投资;2015年11月,乐视手机以55亿美元的估值,获得5.3美元融资;2015年、2016年,乐视体育完成两轮共计获得88亿元融资;2016年,乐视汽车宣称完成了10.8亿美元首轮融资。

而乐视网发起成立的一些并购、产业基金,乐视控股也参与其中。2014年4月, 乐视网曾发起成立领势投并基金,当时预计基金规模为5亿~10亿元。而乐视网、乐视控股分别在该基金出资1000万元、9000万元。

此外,2016年3月,乐视网全资子公司北京乐视流媒体广告有限公司(下称乐视流媒体),出资550万元以55%的股权比例,联合深圳市鑫根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发起成立深圳市乐视鑫根并购基金投资管理企业(下称乐视并购基金),该基金募集规模达100亿元,仅一期规模就达48亿元。乐视网、乐视控股共同出资的乐视云计算公司,也进行了融资。而这些资金中,是否流入乐视控股或贾跃亭之手,目前尚不得而知。

非上市板块的股权融资,不少被贾跃亭挪用。根据多家媒体报道,2016年4月至7月间,贾跃亭将乐视体育B轮融资的40亿元分批挪用予乐视控股,主要用于乐视手机、乐视汽车等业务。此后,乐视控股陆续还款10多亿元,目前剩余约25亿元资金尚未归还。

融创中国今年8月末披露,截至2017年一季度末,乐视影业对乐视控股的其他应收款达到17.08亿元,这相当于乐视影业2016年营业收入的1.5倍。

根据上述数据简单测算,最近几年里,贾跃亭通过减持、股权质押、关联交易、挪用等方式,至少从乐视网、乐视非上市体系获取资金近386.6亿元以上,远超甘薇所说168亿元。而这还不包含此前曾挪用易到13亿元资金,合并计算之后,贾跃亭最近几年来获取的资金约400亿元。

甚至连原乐视网高管,也成为贾跃亭获取资金的“通道”。2017年12月5日,方正证券公告称,原乐视网副董事长刘弘、财务总监杨丽杰,分别将650万、480万股乐视网股票质押方正证券,分别融资1亿元、8000万元。两人融资资金是否为贾跃亭抽走,目前不得而知,但该公司前高管此前对媒体称,贾跃亭高位减持,却不准高管减持,反而要高管“填坑”。

贾跃亭通过腾挪乐视影业股权,至今尚有部分资金云遮雾罩。2017年1月,嘉睿汇鑫携150亿元巨资驰援乐视,购买乐视影业的股权比例为15%。转让后,乐视控股仍持有乐视影业28.38%股权,为第一大股东。

但在去年7月,乐视网披露称,嘉睿汇鑫已持有乐视影业 21%股权,乐视控股持股比例则降至21.81%。 去年12月25日,乐视网再度披露,嘉睿汇鑫拟对乐视影业增资,增资后持有乐视影业40.75%股权,乐视控股持股比例进一步降至16.3592%。而嘉睿汇鑫新受让的6%股权,发生于何时、价格,以及增资后的股份中,是否涉及乐视控股转让,双方迄今没有披露。

资金究竟流向何处

短短三年左右时间里,贾跃亭获得的这些大量资金,究竟用向了何处?

按照甘薇的说法,168亿元的资金,16亿元用于股权投资,152亿元用于支持经营,贾跃亭个人还为“公司”提供了100多亿元的担保。事实是否果真如此?

在上市公司体系,贾跃亭并无资金支持,甚至连承诺的减持借款也未兑现。根据2015年6月23日公告,在签署第一笔借款协议时,乐视网曾与贾跃亭约定,借款期限将不低于十年,但实际使用时间只有两年左右。乐视网半年报显示,2017年上半年,该公司分别向贾跃芳、贾跃亭归还了股东承诺借款4.34亿元、260万元。截至6月底,贾跃芳、贾跃亭对乐视网承诺借款余额均为0。这意味着,贾跃芳、贾跃亭向乐视网承诺的借款已全部收回。

2015年以来,乐视非上市体系今年的重大对外投资,皆有据可查。目前确知的投资中,买地、股权投入最大。公开信信息显示,2016年5月,乐视控股从上海世茂买入北京财富时代置业有限公司和北京百鼎新世纪商业别再来管理有限公司100%股权,从而获得世茂广场·工三商业资产。彼时交易对价合计约29.72亿元。

由乐视控股直接进行的股权投资,主要是入股易到用车。2015年10月,乐视控股获得易到用车70%股权,但投资金额双方没有公布,但外界猜测为7亿美元。按当时价格计算,这笔投资约合人民币45亿元。加上上述买地投入,动用资金约75亿元。

而乐视手机手机、移动板块花费的资金,可能远远超过上述投入。此前有业内人士向第一财经SONY)分析,总体估算,乐视花在手机和汽车上的补贴和投资,可能超过150亿元。

股权质押、借款等支付部分所获资金成本,是另外一项重大支出。但迄今为止,贾跃亭并未对外界说明其融资成本。若按甘薇所称股权质押融资69亿元、三年支付17.4亿元利息计算,则每年付息5.8亿元,年化利率约为8.2%。若按100亿元左右的质押规模计算,则每年需支付利息8.2亿元,2015年10月至今须支付17亿元以上。

根据上述数据计算,2014年底以来,贾跃亭个人、尤其控制的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加上减持扣税,已知资金支出约为290亿元。但乐视危机爆发后,乐视控股所持易到用车

股权已经脱手。剔除这一因素,贾跃亭的支出资金扣除涉及挪用易到用车部分,则接近270亿元。

以股权、产业基金形式进行的融资,资金成本压力更为凸显。根据媒体报道,乐视体育融资时曾约定,如果不能在2018年前成功上市,投资者有权要求乐视体育大股东回购股权,而且回购价格不低于年化收益率的8%。而2017年半年报显示,贾跃亭、乐视网对乐视并购基金进行担保,该基金实际募集资金43.54亿元,存续一年预期收益更是高达15%。但目前是否回购、支付利息尚未可知。

香港”金主“疑云

无论是入账资金总量,还是出账数量,贾跃亭最近几年的资金进出情况,与甘薇1月2日所列账单存在较大差异。

按照甘薇的说法,2014年以来,流向贾跃亭的资金共计168亿元,而根据上述公开数据,其入账资金保守测算接近400亿元,两者相差230亿元以上。即便股权质押融资金额实为69亿元,两者相差也近200亿元左右。仅仅贾跃亭减持乐视网117亿元,以及转让乐视影业、乐视致新等股权所得资金,也达到159.6亿元。

在支出方面,两者差距更大。甘薇在博文中称,贾跃亭各项资金支出,与入账资金相等。如果这一说法属实,则意味着收支相抵,贾跃亭尚有超过215亿元的巨额资金盈余。若以上述粗略测算的支付为基数,业仍有超过130亿元的盈余。

一个巨大的疑问由此产生。甘薇列的账单是否靠谱?如果百亿资金“漏洞”真的存在,又是如何形成的?究竟去了哪里?

耐人寻味的是,乐视网人士1月2日对第一财经表示,“对于贾跃亭和甘薇的说法,我们肯定是不太信的,贾跃亭现在的身份也只是乐视网的大股东了,乐视网肯定全力以赴追责。”

自从2017年7月远走美国后,贾跃亭每每提到香港,便总能大战神通地打开资金阀门。根据媒体报道,2017年8月10日,贾跃亭在香港筹集资金,向员工发放本月工资。

乐视控股一名高管的说法,让此事颇具几分神秘色彩。“今天中午还告诉我们可能本月工资依然无法发放”,当天下午3点贾跃亭才在香港筹到资金,而下午4点就奇迹般转到国内,开始给员工们发工资。

云淡风轻的解释,吹不散漫天疑云。是贾跃亭真的筹集到了资金,还是发放员工工资的资金,来源另有蹊跷,个中又有哪些不为人知的“神奇”故事?

史记记载,西楚霸王项羽攻占咸阳后,有人劝他定都关中,但项羽留恋故土,表示“富贵不归故乡,如衣绣夜行,谁知之者! ”“衣锦还乡”的说法由此诞生。

项羽的故乡在今天的江苏宿迁,刘强东的故乡也是这里。更巧的是,两个人从同一片热土出去,都成了乱世之枭雄,也都同样的迷恋故乡。今天的宿迁流传着一句话:宿迁有两个伟人,一个是项羽,一个是刘强东。

饮水思源,回报桑梓,在中国传统文化中,飞黄腾达之后衣锦还乡,为家乡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是地道的乡贤做派。


很多企业家在即便只是小有成绩,第一件事也是回馈故乡的养育之恩。这种风气今时尤盛,许多知名企业大佬回馈家乡的新闻不时刷屏。


如今还是一口宿迁话的刘强东,可以算是刷屏次数最多,为家乡出力最大的企业家之一。

或许是已近年关,人人心里都升起了一份故土团聚情,2018年开工第一日,刘强东就在微头条发了一则寻祖公告,表示受父亲所托,寻找家族解放前的湖南省湘潭县刘氏族人,据其表述,刘强东太爷爷在此出生,后因故移居江苏!因太爷爷和爷爷去世较早,目前只留下有限信息—湘潭刘氏钟灵堂。



这则寻祖公告刚发,不管真的刘族人有没有看到,反正一大波网友先激动了,纷纷来认亲。


而后有媒体真的帮刘强东认真根据已有的,能够在网上查阅的信息,寻求其可能的氏族宗系,但由于信息零散,并没有取得什么实质性进展。


但小内觉得东哥不用灰心,如今你自带的名望和流量已经非常可观了,从经常性的霸占微博热搜榜就能看出来了,相信如果有刘氏宗亲看到,一定会给你发邮件的。嗯,没错,小内已经发过了,毕竟我就是辣个刘氏宗亲之一。

刘强东开了网上寻祖之先河,这种浓郁的恋乡情结,普遍展现在民营企业大佬身上。


他们在取得成就后,纷纷反哺故土,有的直接就给钱,有的设立慈善基金,兴办学校,养老院,或者为家乡招商引资,做更长远的发展。


反正为在为家乡作贡献这件agvip96.com事上,每位大佬都有自己的一套逻辑和做法。但你知道的,“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人知”。这其中不仅仅是一直扶贫助困的好事,有时候也夹杂着各式烦忧。

潘石屹:帮家乡卖苹果,结果祖坟却被扒了

生于甘肃天水的潘石屹也是一个恋故土的人。

从天水市火车站出来,一路打车到潘集寨不到20分钟。两边几乎光秃秃的黄土丘陵上,稀稀落落看得见一些树木。潘集寨位于天水市东部麦积山区,东面临近渭河,背山面水。潘石屹成名后,很多人称之为风水宝地。

潘石屹成名后陆续为家乡建设出了不少力,建学校、修路、捐款捐物一样没落下。其中最有意义的当数和花牛苹果董事长贾福昌为天水打造了“潘苹果”这样一个和“褚橙”齐名的水果品牌。

在潘石屹卖力的吆喝和坚持商业化的运作模式推动下,潘苹果在第一年就售卖了1000万斤,第二年达到了4000万斤,四年下来“潘苹果”销售额已经达到了一个亿。任志强曾笑潘石屹是天生的二道贩子。帮助家乡经济取得这么大的进展,潘石屹自然高兴。但与此同时他又陷入了沉思:

“我在城里帮着吆喝着卖苹果,我们村子唯一一块平川地被征用了,建了一个冷藏苹果的仓库,邻居们拿到征地款,家家户户都在盖房子。看到这块我家祖祖辈辈洒下汗水的土地上,大型施工机械在轰鸣,我茫然了。是喜?是忧?”

在2017年11月30日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上,潘石屹就直接开始控诉说,自己辛辛苦苦为家乡的“潘苹果”吆喝,但是回去后去发现祖坟都被扒了,上面建满了苹果拣选厂和纸箱厂。觉得对不起老祖宗,好好地青山绿水,却被破坏了。



这件事散播出去后,网友纷纷谴责潘石屹的家乡人,觉得他们恩将仇报。


但此事还有反转,当地的新闻门户天水在线,发了一篇文章《潘石屹老家石咀村一位老乡就“扒坟”事件致潘石屹的一封信》文章中,一个老乡告诉潘石屹,祖坟和青山绿水都在,更感谢潘石屹做的贡献。

文章不长却很有意思,全文如下:

虎儿,你是从庄里走出去的最攒劲的人,庄里人都为你高兴。多年来,你也为庄里干了不少好事,建学校、修厕所、修道路、为家乡苹果代言,花费了上千万元,全庄老少都十分感激,都视你为亲人,都记着这一份情。

这两天,大家都在议论你在网上说的“扒坟”的一些话,老汉我听了之后心里不是滋味,连饭都吃不下,你伤害了老家所有人的感情呀!


你爷、你婆和你妈的坟墓,还有你家的祖坟明明都在,我今天还又去你家祖坟都看了,完好无损,你咋说是有人扒了你家的祖坟呀。自古以来,扒人祖坟是伤天害理的事,你老家的人能干出这么恩将仇报的事吗?

过去,庄里条件差,生活艰苦。这些年,为了让大家尽快富起来,村里满山遍野大量种植了苹果树。就像你说的,在你的吆喝下,大家的苹果都卖出了好价钱。现在,大家都生活好多了,有的盖起了二层楼,开上了小车。


正是因为近年来村里大量种植苹果树,山也绿了,水也更清了。至于你说的因为存放苹果,建了一个果库,就影响了村里的“青山绿水”,也没有这么严重呀!


虎儿,你现在可是在全国都有名气呀,说一句话,一夜间就能传遍全世界,以后说话可要注意影响呀,伤感情的话千万不敢说呀!”


这篇文章言语真挚,逻辑清晰,目的也明确,小内不太相信是出自一位村中老汉之手。并且以潘石屹的身份自家祖坟的事也不会无端乱说。


财富给青山绿水的家乡带来了冲击,每个人的位置不同,思考的也不同。


身家亿万的潘石屹看到的是比之于高楼大厦,家乡山水清秀的可贵,但乡民们跟他的目标不同,他们更渴望未曾拥有的财富。一件事情本就会处在不同的矛盾冲突之中,得与舍会相伴出现。


但毕竟“潘苹果”还是为很多留守妇女提供了一个不错的足以养家糊口的平台,这也是潘石屹对家乡的国外一加5停止另据俄塔社报道,大贡献了。


还有更夸张的事情。10年前,潘石屹村里有一个残疾人两次跑到北京,在SOHO现代城,每天守在潘石屹办公室门口要钱,理由是:我是残疾人,你这么有钱,就该帮我。


这件事在村里闹得沸沸扬扬。大家口口相传的版本很多,有人说潘石屹给了这个人很多钱,有人说潘给他的小孩免了所有学费,也有人说潘就给了他一个轮椅。


后来潘石屹回忆说,他当时拒绝给这个不速之客提供任何资助,但老父亲有些情绪:


“我爸爸就说你不给钱,我在村子里怎么做人?我就说坚决不能给,然后我跟我爸爸吵了一架。”


在公益资助上,潘石屹奉行“救急不救穷”的原则,最后父亲要给这位残疾人付路费,潘石屹嘱托父亲“千万不要付得多,付得多就是个诱惑”。


史玉柱:没在家乡投资,却盖了当地第一豪宅

除了刘强东和潘石屹,倾力为家乡建设做贡献的大佬还有雷军、马云、曹德旺等,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都受到过家乡人的恩泽,要么是物质上的帮助,要么就是精神上的关怀。因此,知恩总图报。


但凡是总有例外,网上还流传着一个比较独特的反例,就是同样是大佬的史玉柱,却没有为家乡怀远做过什么贡献。


据说是因为在史玉柱的家乡有一个圣泉啤酒厂,就在史玉柱的祖宅旁边,当时啤酒厂比较红火,准备扩建,并且欲强行征用史玉柱的祖宅。


当时县里的领导也帮着啤酒厂说话,如此一来双方闹得很不愉快,史玉柱直接霸气的问,啤酒厂值多少钱。


后来啤酒厂虽红极一时,但却迅速衰败,而巨人却越来越壮大。所以,由于这个事,导致了史玉柱对家乡没有好感,也致使到今天史玉柱不愿在家乡投资一分钱。


也有另一种说法是:史玉柱不投家乡,是因巨人大厦失败回老家求助,怀远县置之不理。然后史玉柱得联想集团柳传志帮助得以东山再起之后,华丽丽的来了个,“当初爱理不理,现在高攀不起”,如今怀远县至今无拿得出手的工厂企业。


总之,种种迹象和事实表明史玉柱与家乡怀远的关系确实不太好。


不过如今在原来的那祖宅上,史玉柱又盖起了一个叫做“巨人苑”的建筑。号称是皖北第一豪宅,成了当地的地标性建筑,用来迎接史玉柱衣锦还乡时使用。



马云:族谱犹在,但已经不续


刘强东在苦寻族谱意欲续上,但马云正好与之相反,族谱虽在,但已经摒弃了按其取名续辈。


马云生长在杭州,但祖籍在嵊州市谷来镇马溪村,这里的村民有95%都姓马,从某种程度来说,马溪村的村民和马云的祖上都搭着点边,是一个祖宗的。


嵊州的马姓,据说是由马村马氏、马溪马氏、上周马氏这三支马氏繁衍而来,马村马氏和马溪马氏的始祖都在谷来镇。


住在马溪村的马姓先祖还是战国时期的大将,叫赵奢。公元前270年,赵奢率军打赢了秦军,赵惠文王把马服(河北邯郸北)一地封给了赵奢,赐封马服君。赵的子孙们当初都是叫“马服+什么”,后来把“服”省了,改为单姓“马”。


嗯?如果不改,那马爸爸不就叫“马服云”了?


发现马云的宗谱,是前几年的事。


四五年前,当时的嵊州市领导和马云碰到,问起马云老家是哪里,他说是嵊州谷来镇。市领导回来就让当时的谷来镇领导去查下。


因为马姓多集中在马溪村,镇里派了人和村主任一起去考证。


他们还找到了马云在长广煤矿工作的叔叔,“他还保存着老照片”,有马云和叔叔儿子一起的合影,马康华说,据叔叔说,当时马云家经济比较困难,他还寄钱寄粮票给他们,马云的父亲还写信来道谢。



镇领导表示:“后来我们把照片翻拍下来,通过市里发到他们阿里巴巴的电子邮箱”,不过没有回音。


在这本家谱上,还记录着马云爸爸的名字。族谱的保管人马康华说:“当时都是按照辈分取的名字”,比如马云的太爷爷是“孝”字辈,爷爷是“悌”([tì])字辈,到马云爸爸这辈是“忠”字辈。


但宗谱延续到马云父亲这辈就没再续下去了,《马氏宗谱》最后记录的时间是1936年,“现在大家都不会再按照这种方式来取名了”


曾有媒体报道说,自阿里巴巴在美国上市第二天起,村里接待最多的,就是风水先生,一周三拨,最远有从广东赶来的。这些人一到此地,说的最多的是“青山秀水,风景真好”。



作家王朔曾对成功有过一个简单粗鄙的定义:挣点钱,被SB们知道。


这句话有点极端,但却总能触动普罗大众的共鸣,而那些衣锦还乡荣归故里的企业家,一不小心就被贴上了这个标签。


小内觉得,无论是刘强东寻祖还是众大佬倾力建设家乡,无论是高调还是低调,最后都应以结果为导向。只要于他人无害,甚至是有裨益,又何须管是“SB”似的成功,还是“伟大无私”似的成功。

如果您觉得文章对你有帮助,可以进行打赏。
打赏多少,您高兴就行,谢谢您对Θ冠县海王星娱乐Θ的支持! ~(@^_^@)~

把此文章分享给其它人..

更多